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熊熊 外流,新手必看

  我的小学、初中都在村里读的。

  很多同学都是本村人,放学后大家经常在一起玩耍。

  翠平、蒲选、绍翠……多么熟悉的名字呀,现在叫起来仍然很亲切。

  自从我升入高中,她们回家务农,就再也没有和她们联系了,真是很想念大家。

    还记得,放学后我们几个同学会轮流聚集到一个同学的家里做作业,作业很快就做完了。

  大人不在家,几个同学开始“疯狂”起来。

  那一次在翠平家,她们家院子里培育了很多花苗,我们几个小伙伴像园林工人那样开始移栽,在花苗长的密集的地方把花苗挖出来后用土培好带回各自的家里栽培。

  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到各自的家里观察花苗成长的过程,看谁家的花先开,期间充满了太多的快乐和期待。

  终于等到花儿开满院子的季节,有紫红的鸡冠花、五颜六色的马齿苋花、黄色的菜菊、大红的一串红……好美丽的花哟,开满了小伙伴家,友谊也像这花儿一样美丽地绽放着。

    还记得,因为爱花,我们几个小伙伴曾相约在某个周六或周日的凌晨4:00多起床,趁着多数人家还在熟睡的时候,悄悄溜进别人家的院子(原来农村的院子都是敞开的)采得几朵蔷薇花,东家采白色的,西家采红色的,插在自家废弃的瓶子里,欣赏着这粉的、白的、红的花朵,想着几个小伙伴蹑手蹑脚采花的情景,真是乐呀。

  在栀子花开的季节,更是把白色的栀子花别在胸前,放在床头,陶醉在这一片香里了。

  几个伙伴相伴的快乐应该比这花来的更美来的更香吧。

     还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周末我做饭的时候手没有抓稳,一大锅滚烫的稀饭全倒在我的脚上了,当时还穿着袜子,就本(夹逼自慰)能地把袜子脱了,结果脚上的一层皮也跟着脱下来了。

  后来,邻居听到叫声,才保住了我第二只脚没有惨遭厄运,但也起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泡。

  从此以后,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是儿时一群小伙伴每天轮流背着我上学放学。

  小学二年级大家都是那么瘦小,还要背着一个负伤的我艰难地行走在村中的小路上,不论刮风下雨,从来没有间断过。

  多少年后,我仿佛看到当年几个小伙伴蹒跚地背着我,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在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他们把儿时最珍贵的友情都给了我,我是多么的幸运呀。

    还记得,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挖猪草的情景,一起在麦田拾麦穗的快乐,一起跳绳的开心,一起渡过的多少个童年的日子……那曾经故乡的小伙伴,那挥不去的记忆,那最纯真的友谊,在我心中一次次漫延开来。

  故乡,那些年曾经一起玩过的小伙伴,虽然很多年没有联系,相信在彼此的内心深处都会有对儿时玩伴的一份思念在心中在梦里。

    荷园东路,幽幽暗暗的路灯光下,两人轻言细语,经我身旁悠悠行过,继而远去。

  而我,依然呆立原处,静静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如痴如醉。

  蓦地心潮翻涌,鼻翼翕动。

  是感动,或是羡慕,抑或是兼而有之?难以言说,但终是因了许久未有与人这般倾心相谈吧!  追名逐利,有人如鱼得水,尽谙繁华;尔虞我诈,有人节节败退,满身伤疤。

  无论如何,现实中浮沉与漂泊的我们,终微如草芥,无可奈何地被磨平了棱角,洗尽了铅华。

  看似傲人的成熟,实则可笑的虚无与麻木。

     这是个容不得示弱的世界。

  若是坦诚以待,翘首以盼脆弱被关护,虔诚祈祷不幸被同情,那你就彻头彻尾地输了。

  行走于俗世,谁都有了自己的城,哪许他人阑入半分?自高墙之上俯瞰你的不堪,世人或哂笑,或嗤之以鼻,抑或无动于衷。

  悲乎?不!人们依旧一袭华丽伪装,尽心尽力地多情,倾洒廉价的“关心”……  “孤鸿号外野”,这是轮回间难掩而不可逃避的寂寞。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沉默漫天席卷而来,淹没了整座城。

  于是乎,在混沌中挣扎,沉沦间徘徊,心似尘埃,飘扬于渺渺瀚海。

  周身皆为黑暗,全然辨不清方向。

    待得思索良久,方豁然了悟“过尽千帆皆不是”,脱脱然开怀一笑。

  原来奔跑中我们在不经意间丢弃,而后却又苦苦寻觅的,都是那最原始、最简单的纯真呀!都说人生如梦,云销雨霁后,万物澄明了。

  也无怪乎一次回眸,一场相遇,一个转念,便可叫曾经的铜墙铁壁于瞬时土崩瓦解。

    南方的八月,一如我此时的心情,依旧是碧绿金黄的季节,并没有文人们所说的那么萧条,只是季节走入了秋的时段。

  那蓝蓝的天上,依如熟悉的歌中所唱阳光明媚白云飘,鸟依旧语着,花依旧香着。

  田野,稻子正扬眉吐穗,昂着富足的头得意地招摇着,炫耀着被压弯了脊梁的沉甸甸的自己。

  原野的郁郁葱葱,勃勃生气与庄户人充满活力的收割忙碌,在田间山野继续挥洒着盛夏的火热。

  编织着深绿浅黄的锦绣。

  碧绿的旷野,蛙叫虫鸣的夜晚仍旧夜歌漫舞,继续图腾出秋特有的风韵。

     秋风盈窗,远山朦胧,带来叶雨缤纷,撒落窗台。

  听一曲撩动寂寥心弦的《蝶飞花舞》,一份眷恋潜伏了看叶人的心房,秋风惹起的思绪静静地漫延开来。

  思念悄然爬上眉梢,眼中漫过一段往昔的离愁,一丝怅然,一抹忧伤,在总是烦恼自扰的的眉间攒成一串串心语,散落在你我遥望的岁月轮盘。

  秋意,总是在想念的伤感中纷至沓来.....  叶片铮铮,涌满窗棂,如水的音乐声中,我似梦非梦,恍惚飘渺,些许的惆怅,淡淡地思念,有点幸福。

  有风有雨又有梦的夜,应该,与孤独无关。

    茫茫人海,相依相伴,携手的舞步,在音乐声中肆意,在字里行间摇摆,时高时低的音符在叹息着遥望的距离,也绻缱出思念的馨香。

  贪恋秋天,痴念这一季的似水柔情,也因念起旅途几度相聚几度分离的情路艰辛。

  凝望心中的那轮明月,吟喔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心一味的沉迷。

  喜欢秋天的我,注定又要在这个秋天用文字浅唱低吟,吟咏出一曲彼年红尘不相见莫相忘的秋之童话。

    恋秋,念秋,念风念雨也念情。

  因为,情总是伴着风雨而来。

  尤其是在落叶纷飞的北方,每一片落叶,都在诉说着岁月阑珊处的一个个故事吧!风来,雨下,那些透明的,易碎的繁华,是不是也会随着一场场风雨的侵袭而面目会非呢!无论如何,值得安慰的是风雨过后,相遇一场的情意已镶嵌在记忆中,它已串成珠帘,挂在四季必经你我相望的路口。

    若不然,何以有歌者偏要深情的唱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不说话……”瞧!这应该是一个孤独者的自白了吧。

    更有甚者,不是还明明白白喊出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借以表达对孤独寂寞的憎厌与畏惧了么?!   西部民歌总以干净悠长的韵味见长,听众很容易眼前就浮现高天流云、山峦河川、草原大漠的优美画面。

  不错,这最初的歌者,未必就是那些站在装饰华丽灯盏炫目伴奏契合的舞台上的艺术家们,更多的,或许是行走在黄土高原上手持羊鞭的汉子,河边洗衣的女子,草原上飞奔逐马的牧人,蒙古包前煮奶茶的阿妈……他们的确有个舞台,那就是阔大无边的天地;的确有着伟大的导师,那就是奔腾不息的河流与游荡无羁的风,一个人独处时,无由的就喉咙发痒,嘴一张,便成了歌,也许是欣喜的也许是忧伤的,都从心谷深处飞旋了出来,然后散落在稠得撕不开的空气里,转瞬不见。

  他们,是不孤独的,因为善于用歌声对抗和消解这人生中的绝大虚空。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拥有歌唱的天赋和欲望。

  所以,这一份虚空,也绝非所有的人都乐于接受,毕竟我们是社会化的族群,即使再进化一千万年,恐怕还是喜欢紧紧相依在一起,这样才觉得是安全的。

    李白“花间一壶酒”邀月同饮,是一种洒脱的自我放逐; 杜甫的“百年多病独登台”,是对己身零落江湖的凄叹;苏武牧羊,白了少年头,望断南飞雁,心中的一片炙热的火苗却从不曾熄灭;卢梭流亡在宁静的圣皮埃岛,美丽的风景都化作灵感的蝴蝶在他那高贵的头颅里中起舞翩翩……一个人独处,对于思想者恰好是可以反身审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机会,苦痛或欢乐都不过是这个圣境中的一种色彩变幻,这又何尝谈得上孤独呢?   即使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 一个人,也并不意味着就陷入了孤独。

  当你独自对着缤纷多变的电视机,抑或安静的勾头俯视互联网手机的屏幕,这又何曾离开这繁闹多彩的世界半步?至于远离故乡的游子,以及天各一方的恋人们,孤寂忧伤或许能作一种底色,但他们最着意的还应该一直能渗透到灵魂中的那一抹暖色才对吧。

    身处万千人海的街头,我却感到无比的孤独。

  ——这样类似的话,如今在网上很常见,有那么一点唯美的诗意。

  小资情调也很浓。

  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所能认同的孤独吧,少人问少人知,仿佛身处在玻璃瓶内,外界的纷扰喧闹都于己无关,只一昧的心思落寞冰冷着。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被世界所放逐了吧。

  我却以为,这样的感知,一般身心健康的人都不易拥有。

  如有,它一定是一种病,如这个社会上大量的人拥有,那么,它就是一种社会病。

    我如今所喜欢的一个人的时候,当然可以是到远离喧嚣城市的野地深处小憩 ,让疲累的眼睛耳朵鼻子还有心脏都重新感知大自然的清新与静谧;也可以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任由思想随风飘荡,作云卷云舒的模样,即使有妻子轻微的鼾声响在耳畔也无妨。

    一个人的时候,若心地空虚,那么孤寂就会像*药一样摧人肝肠;若精神饱实有根,所有时光都将是充满烟火味道的独享天堂。

  

大家知道什么是人体盛宴吗?就是找个身材脸蛋都绝佳的美女,躺在一张大餐桌上,身上摆满各种食物,供身边富商土豪来欣赏玩弄。

  这是对于那些富商土豪的盛宴,但是对于那些富婆大款的盛宴你们了解么?此时的我,躺在一张宽大的餐桌上,身上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高档食物,但是对于我身边围着的富婆来说,这些食物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她们眼神真正在意的是我白嫩的身体。

  现在的我,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是一道盛宴,一道豪华的身体盛宴,她们一个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一条条饿极的狼围绕着一块肉一样,恨不得立马把我撕碎吃了。

  人群里,有一个富婆终于忍耐不住了,伸手在我滑溜溜像是泥鳅一样的肌肤上胡乱的抚摸着,她从我的小腹一直摸到了我的大腿根,摸着摸着,猛的一下抓住了我的小二哥。

  富婆用手轻轻的把玩着,真是太大了,这辈子见过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一个,她很使劲,让我下体不由的传来一阵疼痛,但是我不能出声,因为我现在是一道供人欣赏品尝的菜而已。

  我是一个在豪华轮船上做人体盛宴的人,我的职业就是每天给那些富婆取乐、观赏,我所在的这艘船,都是各地有钱有势的富婆来消遣的地方,她们出手阔绰,只要能享受到乐趣,就能大把的挥霍出钱财。

  干我们这一行是有讲究的,给富婆们做一道盛宴自然也要有好的食材,必须要那种最顶级的食材,不然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毫无吸引力了。

  而我之所以能被选中做成盛宴给富婆们娱乐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具有顶级食材的条件,不仅仅是因为我有着比女人更洁白光滑的皮肤,更大的原因是我那里比一般的男人都大,这在那些富婆眼里是不多见的,甚至有的没见过。

  除此之外,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用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用手抢着抚摸我的下体,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恨不得将我占为己有。

  我上桌之前我被人特意喂了点药,因为处男一般不持久,女人摸两下就不行了,做菜的人很有心思,怕到时候不行了,扫了那些富婆的兴致,所以给我喂了一种特效药。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就要尝尝这菜的味道!”,人群里,有一个富婆坐不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里,口水仿佛都要流下来了,说着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按餐桌上面上。

  富婆上来后,急不可耐的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小裤,屁股对准了我那里就要向上坐。

  这个时候我怕了,之前下体的疼痛让我没有出声,如今让我丢了自己的贞操,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很传统,我的第一次只能丢给自己爱的人,不可以不干净。

  我当时吓的慌忙起身,双手死死的保护住自己那里,说什么也不让富婆得逞,而我这个举动好似惹怒了那个富婆,她眼睛冒着火,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大怒的冲我骂道:还装!老老实实让老娘得到你!不然我杀了你!我有些害怕了,但是双手依旧护住自己的阳物,我心里的想法很坚定,就算这富婆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的。

  而制作这个人体盛宴的人,更是不愿意让富婆拿走我的第一次了,我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一个摇钱树,以后还指望我赚钱呢,不是处男失了身,以后哪个富婆还愿意来花钱找乐子?一出事情,保护我的人来的很快,络腮胡大哥是管这艘轮船上的治安,一看出了事情,立马带着人过来了,一脸笑呵呵客气的冲那个想上我的富婆说道:田姐,这道菜能看,能玩,能摸,但是想真枪实弹,真的是不行,请您不要坏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叫田姐的富婆并不买账,冷哼了一声,指着我叫道:什么狗屁规矩,不就是钱吗?你让船主开个价格,络腮胡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就等于是这艘豪华游船上的招牌,吸金什么的可全指望我,再高的价格也是不能让我破了身的,于是络腮胡大哥也没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着摇了摇头。

  “一口价,一百万让老娘我玩一次,我要是玩开心了,后续价格都好说。

  ”要上我的这个富婆以为络腮胡大哥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指着我冷声说着,一副显然要吃定我的样子。

  络腮胡大哥依旧是笑着摇头,也不说话,一边招呼着保镖让富婆从桌子上下来,生怕这个富婆碰坏了我那里。

  但是这个富婆就不乐意了,显得有些急眼了,见保镖要拉她下来,直接一巴掌怒甩在拉她手的保镖脸上,然后伸手猛的死死握住我那里,愤怒的朝络腮胡大哥怒叫道:妈的!老娘是给你们脸了!给一百万玩一次还不干?今天我非要玩一下了!这一下给我的疼的不行,这富婆显然没有恐吓人的意思,手死死的握住我的那里,疼的我额头冷汗直冒,吓的络腮胡大哥也是一愣,慌忙紧张的让富婆别动,有话好商量。

  这个富婆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商量个锤子,然后再次掀开自己的裙子,准备坐上来。

  我当时是真怕了,动也不敢动,生怕着富婆一激动废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婆一屁股就要坐了下来。

  突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吓的屋子里其余的富婆都尖叫了一声,惊恐的朝门口望去,我身上这个富婆听见枪声也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美国,枪声一响代表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你敢坐下去,我就让人直接一枪把你脑袋打开花,你可以试试。

  ”,只见门口,一个带着白色面纱,身上披着长裙,面纱下一张微微隐约能看清楚的好似天仙一般清纯可人面孔,她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像刘亦菲演的小龙女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

  络腮胡大哥看见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生,表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毕恭毕敬的朝她叫了一声:娘娘!而站在桌子上想上我的这个富婆,看见这个叫娘娘的仙女来了,脸上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不见了,神情仿佛凝固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震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叫娘娘的人。

  “这艘船是我家开的,现在船已经开出了公海外,我想在船上弄死两个人丢海里喂鲨鱼,分分钟的事情,不服的可以试试。

  ”,这个叫娘娘的仙女,不怒而威,冷冰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富婆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富婆也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在场的人似乎都怕极了这个叫娘娘的人。

  娘娘的话比法律还管用,餐桌旁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一个个乖的像个孩子,竟然连摸都不摸我一下,围绕着我老老实实的欣赏了起来。

  一切秩序恢复正常,而这个叫娘娘的人,慢步走到络腮胡的面前,指了指我,淡淡一道:晚上把他送我房间来。

  络腮胡一点也没敢反驳,低头说了一声好的,就恭送起了娘娘,但我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我担心晚上我被送了过去,这个叫娘娘的人会不会把我处破了?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也不能随便就丢了自己的贞操,我还是想坚持住自己的传统,卖艺不卖身。

  被娘娘恐吓了后,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老实了很多,也没人对我乱来了,很快到了晚上也就结束了,船上给她们每个人安排的都有年轻帅气又持久的鸭子,富婆们每个人都回自己房间享乐去了。

  而我,被络腮胡张罗着抬走,洗了一个牛奶浴,披上一道浴巾,就被送进了一个豪华大屋子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能感觉到,这应该是那个娘娘的房间。

  我被人放在了一张铺上了玫瑰花瓣的大床上,浑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之前的药效还很重,下半身反应依旧激烈,我双眼空洞的躺着,静待着娘娘来临,我知道,我今晚凶多吉少要被破处了。

  我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时间过了一会又一会,传出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听见开门声,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浑身的紧张更重了。

  果然是娘娘来了,娘娘一进屋子就向我下体看了一眼,我那里很显眼,娘娘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娘娘微微笑了笑,指着我的下体,有些挑逗的意味朝我问道:憋了一天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呢?我表情有些尴尬,咬紧牙关没吭声,确实我整整憋了快一天了,下体胀的很痛,这药效很强,我浑身上下的燥热感就没停过,尤其是见了娘娘后,她那惟妙惟肖的身材,绝姿的脸蛋,让我下体的小二哥更厉害了。

  于是乎,我下体不由我控制的动了动,这下可好,身上的浴巾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我当时脸瞬间就红了,而娘娘也彻底把我这个举动当成一种回应。

  “哟,这就等不及了?呵呵。

  ”,娘娘呵呵一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床上一坐,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下身。

  (瓶子塞下体小说)这一下又是刺激到了我的小二哥,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滑掉了,我整个身子和小二哥暴露在了娘娘的眼里。

  “我…我…”,我吓的话都说不上来了,我本身就有点自闭,一紧张更是说不好话,我心里真的是一点不想被娘娘破处,但是娘娘此时已经把我当成一个鸭子了。

  娘娘也有点被我的小二哥给吓到了,眼神里闪出一丝惊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二哥,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娘娘看了一会忽然躺下了,和我脸对脸的躺下,两只美腿伸在我的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脚丫子,轻声说道:吻。

  我愣了一下,看着娘娘,娘娘实在太迷人了,她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清香味,这股味道最能勾引起男人的兽性,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味,并且娘娘的腿很纤细,白白嫩嫩的腿上裹着一道透明的黑丝,极其的诱人。

  我虽然干了人体盛宴这一行,但是我身体是干净的,还有一点小洁癖,就算是个美女,让我亲她的脚,我心里那股可怜的自尊心和精神洁癖还是使我犹豫了起来。

  娘娘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有些不高兴的冲我说道:你还不开始等什么呢?在这首船上得罪了娘娘是没有好下场的,我深知这一点,犹豫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嘴巴朝娘娘的脚慢慢靠近了过去。

  娘娘的两只脚都很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脚丫子的味道,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我索性一闭眼,开始亲吻起来。

  “你是不是没吃饭?劲那么小?大点劲!”,娘娘呵斥了我一声,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怒意,不由吓了我一跳。

  我确实是一天没吃饭了,浑身有气无力的,但是我怕惹娘娘不高兴,于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娘娘的脚丫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这力气一重,娘娘的表情就有些享受了,不时嘴巴里还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看着娘娘享受的表情,不由心里暗香,都说女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摸起来对于女人的触感比摸那里还舒服,原来是真的,看来娘娘的特别之处就在两双脚丫子上了。

  我亲吻了一会,娘娘好像不满足了,指着她的两个小脚,指挥着我,不要放过每一处地方,还让我加快速度和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娘娘忽然掀开了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的那里,对我说:快!过来!我愣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下面,我有些脸红,更有些嫌脏,愣了半天久久不动。

  娘娘有些急了,她正是舒服的时候,见我半天不动,气乎乎的冲我叫道:你赶紧!不然老娘现在叫人把你丢海里喂鲨鱼!我害怕了,我相信娘娘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死了没什么,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寄钱回去,我肯定不能死在这,想起来我那生病需要钱的妹妹,我也不在乎什么脏不脏了,我嘴巴对准了娘娘的那里,眼睛猛的一闭。

  娘娘似乎特别舒服,声音也越叫越大,一声高过一声,身体还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下身奋力的迎合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舌头都麻木了,娘娘才一下推开我的头,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气,好像也有点累了。

  而我,立马一脸难受的跑下了床,到了卫生间疯狂的漱口,还干呕了几声。

  我漱完口回来,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冷眼看了看我,十分轻蔑的冲我说道:你一卖身的,以后估计也是干鸭子的,还嫌弃上我来了?娘娘这一句话,把我说的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低声羞愤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我在医院的妹妹,我打死也不会来你们这种地方。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刚才那一瞬间让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但是说完我自己吓的不行,紧张后怕的盯着娘娘,可能我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和她顶过嘴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说完,娘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随后竟然淡淡一笑,手伸进自己兜里,似乎在掏着什么。

  “有点意思,这个你拿着。

  ”,娘娘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用笔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着支票上两万的数字,双手发颤的接了下来,这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没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以为娘娘不杀了我,也会废了我,但是没想到她丢了一张支票给我,还是这么大的数额,我来船上这么久了都没挣到这么多钱。

  娘娘把支票给我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调侃意味的指着我的那里说道:给我留着,我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尝尝是什么滋味。

  娘娘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感觉很不真实,我明明也没做什么,身子也没被破,居然就得了两万块钱,这可比我天天躺在桌子上,给人当玩物挣的那点油水强的多的多。

  我当时正高兴的想着我妹至少一个月的医药费有着落的时候,门口忽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柳姐,她是我的管制人,就是我做人体盛宴,被打赏的所有小费,那些富婆在我身上花的所有钱,都是要经过她的手里,然后给我分红。

  但是这个柳姐极其的压榨我,我下铺的小六跟我说过,我一出场一天的净收入就是几十万,而柳姐每次给我的出场费只有些许的一千多块钱,我一个月就出场不到五次,一个月五千多根本不够我妹躺在医院里的花销。

  可人在屋檐下,柳姐告诉我,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滚,但是身上能不能健全的离开就说不准了,我也不敢反抗什么,一旦有些怨言,就要遭到柳姐随从的暴打。

  “哟,挣不少啊,挺有面的啊,让娘娘给你亲自开支票。

  ”,柳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的支票给夺走了。

  我见柳姐把支票抢走了,一下就急了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这钱是我自己挣的,不是摆菜挣的,你凭啥全给我拿走了??我话音刚落,柳姐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冷笑的看着我,呵呵一声道:你的?我跟你说明白的吧,只要你在这条船上,你挣的所有钱都是老娘的,你要是不乐意也成,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丢下船进海里喂鲨鱼。

  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怒气按肚子里咽了下去,我知道柳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在这艘豪华游船上,她们这帮人就是一手遮天,大半夜的把你丢下海里,连杀人的证据都找不到,而我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我妹妹没钱看病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柳姐把我的钱全拿走了,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忍气吞声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了试衣间把我原有的衣服给穿上。

  穿上了衣服,我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我妈接的,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我跟我妈还有我的小妹相依为命,可就在最近,我小妹又患上了尿毒症,在医院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我实在没了办法,经人介绍才来到这么一艘豪船上工作。

  我今年刚满十八,因为我小妹的病辍学了,找工作找不到,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挣这一份卖肉钱,如果不是绝境,谁又愿意这么作践自己呢?电话里,我先跟我妈短暂性的问候了几句,随后将这个月挣的五千多块钱,都转给了我妈,让她不要为钱的事情来操心,我来想办法,随后问了问我小妹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面朝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挣的五千多对于我小妹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更快的弄到更多的钱,我小妹的病就有危险了。

  我忧愁了一会,就回了自己船上的屋子准备睡觉,可刚回到自己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就让我难以入睡,是一阵阵的女人娇喘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

  隔壁住的人我认识,叫许莹莹,以前也是干人体盛宴的,但是现在女模人体盛宴不景气了,男人一般都喜欢真枪实弹的,所以这个许莹莹现在就在船上赌博区域当一个荷官。

  我和许莹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一点不隔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她那边放个屁,我这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干那事情的叫声了。

  耐不住好奇心,我想起我们俩隔着的墙上有个小窟窿洞,能清楚的看见隔壁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趴上去看了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06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72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392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77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29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52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55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