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omamori himari,新手必看

她公公被她灌醉了酒,而后稀里糊涂上了她的炕,呵,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么?完事后她跟她男人合伙问老头逼要“封口费”,说要不同意就把扒灰这事嚷嚷出去。

  老头没辙,这能乖乖地拿钱封口,好不容易攒下的养老钱就那么被讹了去,你说亏不?用老头的话说就是:麻痹,镶金边呢?鼓捣了没两分钟,一千多块没了……“姐……你冷么?”我明显看得出冬梅姐在微微发抖,便把她抱在怀里。

  知道未婚夫乱搞女人是一回事,撞破奸情、亲眼目睹又是另外一回事。

  杨国栋得了那脏病,还搞高翠英这破鞋,冬梅姐能不窝火?一想到这样的男人以后要一个被窝睡觉,还有办那事儿,肯定会恶心的要死吧?杨国栋把凉席铺到葡萄架下面,掀起高翠英的裙子拍拍她臀部。

  高翠英跪趴到凉席上,翻过手来把小裤子褪下,扭回头朝杨国栋抛了个媚眼,舔抿着嘴唇:“要不嫂子先给你…….这样?你摘几颗葡萄,剥了皮,我含在嘴里,那样才带劲呢!”“擦!真会玩……”我心里暗骂。

  我忍不住开始幻想,要是冬梅姐也含着葡萄粒给我那样……还不得爽死啊!“直接弄吧,懒得折腾,你再撅高点。

  ”杨国栋瞅着头顶那一串串葡萄,一脸纠结地楞了一阵子,而后跪到高翠英后面,拉下了裤子。

  “管用?用不用我帮着……”高翠英伸手摸向他那里。

  杨国栋一把拨开她的手,骂道:“瞎咧咧,你以为老子像你男人那样不顶用?”“那就来啊,来来来,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吹牛逼谁不会?磨叽什么?哎呀我晕,还带T?没事,嫂子上环了,不用带那玩意,不得劲……”高翠英一扭头瞅到杨国栋正忙活着带气球,便不屑地说道。

  “屁!你这地儿还不知道被多少爷们哆嗦过,我TMD是嫌你脏,别TMD弄脏了我的宝贝。

  ”杨国栋骂骂咧咧,猛然动作。

  “喔奥……”高翠英夸张地叫唤起来,那动静隔着二里地也听得见,还臭不要脸地自己摸索着胸前,简直是浪的不能自理。

  “畜生!”冬梅姐咬牙切齿小声骂了一句,气得浑身哆嗦。

  因为我在她身后,刚才她脑袋挡住了视线,所以我也没看出杨国栋那里到底是个啥模样,真烂了?不过我瞅到那气球的颜色是红色的,貌似还是螺旋纹的那种,带了两个,估计是为了遮掩那玩意的丑样。

  “啊……使点劲,嗨,嫌我脏?你就干净?都是一个村的,谁还不知道谁啊,你这些年跑大车也没少去那种地方吧?”高翠英撇嘴说道。

  杨国栋没吭声,不紧不慢地忙活,两手发狠地用力抓捏她那臀部,似乎仍不解气,他伸手伸向她的那里,胡搅蛮缠,又伸出一只手摸向她的上身柔软,生拉硬拽,搞得高翠英嗷嗷叫唤。

  “轻点…..谁让你手上使劲?痛死了。

  ”高翠英翻过手来掐了他一把,而后咂嘴坏笑道:“喂,咋不吭声了?要是冬梅过了门,舍得这么折腾她?人家可是黄花大闺女,别头一宿就让你折腾得下不了炕。

  ”“瞎操些闲心,老子怎么弄还要你管?麻痹,改天就办了她!都收了彩礼了还TMD不让碰,改天老子霸王硬上弓!”杨国栋没好气地骂道。

  看样子他这些天没少打冬梅姐的主意,只不过没得手而已。

  “啧啧,说的跟真实似的,听说冬梅性子挺烈呢,别一剪刀给你废了那里。

  ”高翠英调侃道。

  “性子烈管个屁用!办了也就老实了,老子有的是法子调教她,一天八回!我家里多的是那啥片儿,看她学会学不会那些花样!”杨国栋冷笑道。

  “姐……国栋哥这是干嘛呢?”我装作茫然地问道。

  冬梅姐回过头来望着我,咬着嘴唇半晌没说话,而后蚊子哼哼说:“简儿……其实……女人生孩子就是这么来的,就是……”她脸色通红,不自觉地碰了一把我的那里。

  “姐,你骗人,爷爷说了,小娃娃是从河里捞的,得女人结了婚一个人到河里捞呢,我懂,国栋哥这是欺负人呢,他坏,打女人屁股,叫唤得多惨,痛咧……”我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冬梅姐笑了笑,叹了口气说:“哎,你是真傻,说了你也不明白,嗯,他们那是……大人玩的游戏,好玩着呢,待会姐也跟你玩好不好?”“打屁股……游戏?好着呢,我喜欢跟姐玩游戏。

  ”我傻笑道。

  “呸!你这样也别怪我……”冬梅姐扭回头小声骂了一句,而后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再去水潭那边。

  “这样……”我心里恍然大悟。

  那会冬梅姐是打算要把身子给我,可心里毕竟多少会有些愧疚,杨国栋乱搞女人是不对,可她个黄花大闺女“偷汉子”也说不过去啊,说来说去这还是两码事。

  然而,因为亲眼目睹所遭受的刺激,她想必是心里发了狠,不甘心、报复的心理让她坚定了把身子给我的想法。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恨不得就在这地儿要了她的身子。

  杨国栋在搞别人的老婆,而我在搞他的老婆,想想就刺激啊!我伸手用力搂紧冬梅姐,上下其手,假装不经意去挑、解她的衣扣,经过这番现场直播的刺激,我那里早已经膨胀欲裂,哪还等得及换地?而且,眼下在半山腰的地势也正合适,要是冬梅姐像高翠英那样抬起臀部来,我在后面很方便呀,而且边办事儿还不影响继续观看杨国栋他俩。

  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嘿嘿,我想以杨国栋同样的架势来要了冬梅姐的第一次。

  “别急,去水潭洗洗,待会姐给你……吐唾沫,嗯,听说女人的唾沫消肿也管用呢,不管用也没啥,姐给你尿……”冬梅姐喘息着把我推开,瞪眼看了一眼忙活着的杨国栋。

  我俩躲着的这片草丛距离园子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要是待会弄出点动静,保不齐会让杨国栋那瘪犊子听到,头一次肯定痛啊!冬梅姐能不叫唤?想到这里,我也就没继续缠着她。

  好饭不怕晚,反正她今天会成为我的女人。

  “走啊,你不是肿得难受么?直不起腰了?”冬梅姐拽了我一把。

  “嗯,难受……”我哭丧着脸指了指那突兀的帐篷,确实,我现在直起腰都困难啊,憋屈得要死。

  冬梅姐莞尔一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没说。

  她走出几步,又皱眉看向果园。

  “他坏,玩游戏也不能打人。

  ”我抄起一块石头咂了过去,正中那两人的连接。

  我知道冬梅姐还是不解气,所以我替她“棒打鸳鸯”!“嗷!谁?!哪个王八羔子……”杨国栋被吓了个半死,慌忙一推高翠英的屁股撤身,气急败坏地大骂。

  由于惊吓,瞬间蔫了,而且刚才他慌忙撤退收兵,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把气球来拽脱了,庐山真面目露了出来。

  “谁扔的石头啊?这可真……”高翠英龇牙咧嘴叫唤,急切地问道。

  “跑!”冬梅姐幸灾乐祸的笑了,拽起我就跑。

  “啊?!你……天杀的杨国栋,好啊,骗到老娘头上了?难怪要带T,还不敢让我裹……”高翠英扯着嗓子大骂。

  “小点声,你听我说……”身后,高翠英跟杨国栋争吵的不可开交,不过高翠英的声音明显底气十足,得理不饶人嘛,这下让她逮到杨国栋的把柄了,能轻饶了他?杨国栋理亏,而且这事怕别人知道,自然不敢跟高翠英理论,一再央求她小点声。

  说实话,高翠英被人撞破勾搭男人已经不是稀罕事了,她豁出那张脸,不在乎。

  她“要挟”公公那事,也是因为她公公事后气不过又去找她“收点利息”,她呢却不想吃亏,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一码归一码,得另收钱,所以就叨叨起来,结果被上门的“客人”听了去。

  就这样她都没慌乱,淡定地让她公公一边等着,客人优先,最后给她公公打了个对折,给客人赠送了一次。

  但她怕中奖啊!一旦被杨国栋传染了,少不了要花钱治,还得受罪,关键是还耽误赚钱啊!一反一正,少赚多少钱啊?而且,万一治不了就更要命了。

  所以,想都不用想,杨国栋今天肯定会被她宰个大出血,封口费不给到位?那她就嚷嚷出去,那杨国栋跟冬梅姐的亲事可就悬了,冬梅姐爹妈再怎么着也不能把闺女嫁给一个有脏病的男人吧?假装不知道是一回事,被街坊揭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会让人戳脊梁骨的。

  我跟冬梅姐一口气跑回水潭边。

  “简儿,你下去洗洗,那里……好好洗洗,嗯,洗干净了抹唾沫才管用呢。

  ”冬梅姐红着脸催促道。

  “奥,”我猴急地脱去衣服,拨拉了一把高昂的那里,傻笑问道:“姐,用你的尿消肿就不用洗了吧?耐受咧,要不……”冬梅姐嗔怪瞪了我一眼:“也得洗呀,听话,一会姐跟你做游戏。

  ”我有些狐疑,心想:冬梅姐咋没脱衣服的意思啊?她不会是要把我骗到水里然后开溜吧?“姐,一起……凉快呢。

  ”于是我试探怂恿她跟我一起洗澡。

  “我去解个手,你先洗着,待会姐给你搓澡。

  ”冬梅姐催促道。

  “解手?姐,那不……尿就没了?肿,难受……”我装出着急的样子,一挺腰胯指着那里。

  “给你留着呢!不许跟过来,要不然不跟你玩游戏了。

  ”冬梅一把将我推到水里,然后一溜烟跑向不远处的草丛。

  “嗨,还害羞呢?有啥害羞的?不就是撒个尿嘛,那地儿我又不是没摸过,就是没仔细瞅瞅啥样,嘿嘿,待会我非得瞪眼瞅着怎么吞没……”我暗笑嘀咕着,胡乱搓洗着身子,特意把那高昂的地儿翻来覆去搓洗了一番。

  沁凉的潭水(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丝毫没压制住我身体的躁动,一番搓洗反而更让那里蠢蠢欲动,就像磨好的刀枪渴切着那一抹鲜血。

  “待会,咋弄?啥姿势呢?呃……不能主动,得冬梅姐‘教’我……”我脑子里盘算着各种花样,却悲催的发现我压根没法主动提抢拍马主动去攻城略地,只能傻了吧唧地被动接受她的围剿。

  不过也没事,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我今天要了她的身子,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演练招式。

  “啊……”冬梅姐猛然一声惨叫!“姐,咋了?”我暗叫不好,急忙喊了一嗓子就从水潭蹿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朝那边跑去。

  “简儿,咬……咬了……”冬梅姐裤子褪在腿弯上,瘫坐在地上,声音已带着哭腔。

  她那里依稀还带着露珠,显然是刚撒完尿啊,那一哆嗦一哆嗦的样子十分好笑,可眼下也不是看光景的时候。

  “啥咬了?蛇?”我关切地问着,急忙蹲下身去查看。

  “不是,是草别子…..”冬梅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一瞅,一只肥硕的草别子正咬在她的大腿根里侧,身子圆鼓鼓的,就跟一颗大黑痣似的。

  草别子又名草蜱虫,被这玩意咬了比被蛇咬还难缠!这玩意一吸血就立马膨大个头,嘴是带带刺的,要是硬生生往外扒会把嘴刺留在肉里,而且,这玩意吸血还是小事,关键是传染多种细菌、病毒,会导致被咬的人时候浑身起红点、发烧、晕厥,要是不及时救治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而且,鬼知道哪只草别子带啥细菌、病毒,所以就算及时医治也是件难缠的事。

  就去年的时候,臧家庄有个放牛的老头被草别子咬了,他开始也没当回事,就耽误了几天,结果最后来找我爷爷救命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爷爷说“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简儿,姐是不是要死了?呜……”冬梅姐抽泣问道。

  “不打紧呢,爷爷说这玩意好治,就怕楞拔下来卡在里面。

  ”我装作没心没肺地傻笑道。

  “那咋治啊?你爷爷又没在家。

  ”冬梅姐焦急追问。

  我咧嘴一笑:“爷爷教我了呀,不难咧。

  ”冬梅姐长舒了口气,瞪了我一眼嗔怪道:“那还愣着干啥?快些弄出来啊,你瞧它这个头又大了。

  ”“喔,得找草药,好几种呢。

  ”我应了一声,急忙到四周去找草药。

  等我拿着一把草药回来的时候,冬梅姐稍微挪了个地儿,正忙活着扯些草叶擦拭屁股上的尿水呢!不用问,刚才她肯定是惊吓之下一屁股蹲坐到尿泥里。

  瞧着她那窘状,我差点笑出声来。

  “简儿,你刚才是不是笑我了?”冬梅姐佯努问道。

  “没呢,爷爷说得嚼出汁来,抹上,再用嘴啃……”我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而后急忙把草药塞进嘴里,鼓起腮帮子用力咀嚼。

  “用嘴啃?就是……被蛇咬了那样用嘴吸?”冬梅姐红着脸问道,不自觉地瞅了一眼那被咬的地方。

  那地方距离她那最神秘的地儿也就一拳头的距离,怎么下嘴吸?腮帮子肯定得挨到那里呀!可那儿现在还湿着呢,弄我一脸?其实,我此时心里比她还忐忑,那画面想象就……哎,还是有些下不去嘴啊!“简儿,要不……你扶我去那边洗洗……”冬梅姐骚得要死,支吾了一句。

  “奥,尿裤子咧,丢人。

  ”我咧嘴傻笑。

  冬梅姐瞪了我一眼,噘嘴辩解:“才没呢,就不是,是草上的露水……”我没敢再调侃她,扶着她往水潭走去。

  一路上,她裤子在腿弯碍事,又没法提上 ,就那么露着白花花的臀部,而且草别子还咬着呢,她生怕蹭到它,所以走起路来还得尽量劈拉着腿,那一瘸一拐的姿势别提有多尴尬了。

  “不许看!”冬梅姐把我推过身去,小心翼翼地脱裤子。

  “不急咧,得先抹上药呢。

  ”我咧嘴一笑。

  “奥,先抹药把草别子弄下来再洗?也对。

  ”冬梅姐点点头,而后红着脸问道:“咋抹?用嘴还是……手?”“这样。

  ”我比划了个吐的动作,指了指青石板示意她躺下。

  冬梅姐急忙躺好,见我蹲下身来,本能地用两手捂住那里。

  “姐,腿,碍事,劈拉开呢。

  ”我伸手把她的两腿分开。

  

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心里五味杂陈。

  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

  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

  正胡思乱想着,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玲子走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门带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红粉帝国的大门我甩开了她的手:“你刚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显是想弄你……”“对,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去不被他上?”玲子歪着头看着我:“没吃过猪肉你还没见过猪跑?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做这一行的潜、规则?”每一个妈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台,那少不了打点场子里管事儿的。

  场子越大管事儿的越牛比,遇见个男管事儿的,看上哪个妈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净了去上他的床,否则,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给你的人派活。

  而且,场子里所有的公关,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的,义务性质的被场子里的管事儿的送给那些能决定夜总会生意好坏甚至关门还是继续营业的有关部门领导玩一夜的任务。

  被选中免费服务的一脸痛苦,因为那些领导中据说很多都是变态的玩法;没被选中的公关也只是侥幸暂时逃脱,谁知道下个月会不会被选中呢?妈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脚下的玩物。

  我看着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对不起玲子,我,我没本事保护你……”没想到她却笑了起来:“咯咯,我刚才在屋子里你在外边就是这样想的?”我点点头。

  “算你还有点儿男人味!咯咯,告诉你吧,我没让姓王的得逞,他连老娘的毛也没摸到一根!”我瞬间有点儿方,看着玲子:“那她怎么会放你出来?我刚才还寻思怎么这么快就搞完了……”我俩边走边说,玲子告诉我,我出了门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搂住了她,顺势压在了沙发上。

  她却在姓王的耳边娇滴滴的说她的大姨妈正好来了,要是不怕“闯红灯”坏了运气那她现在就脱裙子给他。

  “张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当时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裙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来!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说。

  “就这,他就放过了你?”我有点儿怀疑。

  我这么一问,玲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答应他了,等大姨妈过去,给他!”“啊?你这……你这不等于还是要让他弄嘛?”我脱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过公关,但从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从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欢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几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忽然她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张浩,你说,咱们这样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搂着玲子,一股男人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但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

    晚上六点半,我开着玲子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一辆二手黑色商务车,拉着整整一车美女去到了红粉帝国。

  一波三折,从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我的鸡头生涯。

  红粉帝国属于高消费场所,一共三层,第一层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发户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领;第二层则是有身份的贵宾才能去。

  至于第三层,只有少数高层的客人,那种不适宜在公众眼中出现的人物才有资格上去。

  据说,层数越高,对公关的要求也越高,相应的,公关的生意也越好,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来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层服务。

  王经理告诉我们,第一层有五个鸡头的人,一共八十多个公关。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们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玲子身边走开的时候没忘记在她圆滚滚的屁古上轻轻摸了一把。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行业,这也是个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以及阴谋和圈套的行业,我跳进了这个坑,不知道我的未来命运如何。

  (我的男友一千岁)……鸡头找好场子,妈咪领着公关进去做生意,在场子里和客人之间的事情,那就靠妈咪周旋了。

  玲子做这一行已经将近七八年,而且是从最基层的公关做起,“实战”经验丰富,我很相信她。

  我坐在车里开着车窗吸烟,一辆红色的宝马开过来停在我旁边,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个头高挑的美女。

  灰色竖条纹短袖衫,领口处系着黑色的细丝带;深蓝色的短裙,烟灰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细高跟尖头商务皮鞋。

  大、波浪卷齐肩短发,姓感大嘴巴,高挺小鼻梁,眼睛大而充满野性,五官长得有些相似年轻时候的舒淇。

  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而高雅的职业气息,走路时包裹在短裙里的饱满翘臀轻轻摆动,姓感极了。

  一阵风吹过来她身上淡雅的香味儿,我冲着她吹了声口哨。

  她侧目冷冷看了我一眼,脚下步子加快,踩着高跟鞋“笃笃笃”的离开。

  我盯着她的屁古看,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这么精致而上翘的美屯。

  这屁古,她要是跪在床边儿撅起来,我在后面,那该多爽?忽然,她在离我十米左右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倏然一个转身向我走过来!“看够了嘛?”她微笑站在我的车门前:“好看吗?你想泡我?”我下意识点头,心中那股傲劲儿也蹿了上来:“想泡,你让我泡嘛?”“咯咯咯!让!”她做脆利落的吐了一个字儿出来,不过随后一脸不屑道:“不过我觉得人都得有自知之明,你觉得你开着这么个破车来泡我这样的美女,合适吗?”一句话让我立马从荷尔蒙支撑起来的幻想回到了现实中。

  不过我嘴上不认输,硬着头皮道:“低调,低调你懂吗?我这破车怎么了?我就喜欢开这样的车……”她站在那儿笑的一脸妩媚,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一下额前的几绺乱发:“对,开这样的车,拉的多,你是不是需要拉着公关来粉红帝国开工?”我瞬间又变方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女人竟然知道我是做什么行业的?被人一下摸到了底牌,我开始有点儿发窘。

  “你……你,你谁呀?你怎么知道我……”“咯咯,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等你买了宝马,而且也拥有一座像红粉帝国一样的夜总会,那你就有资格来泡我了。

  ”美女笑的很好看,两边唇角上方还有浅浅的酒窝:“行了帅哥,我不逗你玩了,谢谢你今晚给了我一个好心情!咯咯!”我看见她的背影进了红粉帝国的大门,但我猜测不出来她究竟是不是红粉帝国的人,或者是某个鸡头手下的公关?  凌晨两点,玲子带着两个姑娘一起回到了我的车上。

  另外七个姑娘今晚被客人带出台了。

  回到家后一番冲凉洗涮,女人麻烦,身上沟沟壑壑的都要洗的做净,等到玲子洗完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快睡着了。

  “知道嘛,我刚才算了一笔账,咱们今晚纯利润三千!”她趴在我耳边喜不自禁说道。

  我猛地翻了个身和她面对面,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楚,玲子什么也没穿,白花花的一团,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

  但我现在关注的是她刚刚说的那个数目。

  “多少?三千?我草,这么牛比?一年就是一百多万……”我兴奋起来。

  “红粉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张浩,咱们一定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赚一笔钱!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也没遇见这么好的场子!”还在说着话,玲子忽然伸手从我的大腿根滑了下去,一把攥住了我。

  心情不错,再加上被玲子攥住,我的兴趣也在身体里升腾起来。

  忽然玲子一把将我的头从她的怀里推开,然后迅速的爬到了我的两腿间。

  ……玲子的功夫确实厉害,一套活下来我正如她所料在她嘴里缴枪了。

  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像以往每一次做完床上运动以后就很快睡去,而是侧着身子背对着我看着窗外,时不时会出上一口长气。

  我能感觉到她心里有事儿,于是从后面轻轻抱住她,嘴巴咬着她的耳垂问她。

  她轻叹一口气:“唉……王经理说咱们人有点儿少,我糊弄他说有几个充野模去走穴去了,过几天回来……”“码的,他这是在找茬儿吧?咱们现在都九个人了,还少?”我打断她的话,胳膊从她的胸上围过去,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在手里把玩。

  “他这真不是找茬!张浩你不知道,红粉帝国这样的大场子就要求每一个鸡头手里都最少有十几二十个姑娘。

  “而且,每个鸡头手下的姑娘最好过一段时间就补充一些新鲜货,都是老面孔,客人都玩腻了。

  你知道咱们今天生意为什么好嘛?”我握着柔软的手正玩的兴起,不停随心所欲的正揉、捏出各种形状,随口接话:“为什么?”“因为咱们的人都是新面孔!还有柳娜柳燕姐妹俩,那早就名声鹊起。

  再加上王经理又总是照顾我这边上台,生意不好才怪!”我停止了手在她匈前的运动:“姓王的那王八蛋故意照顾你让你这边多上台,他这是在表明他还在惦记着你?”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火气,一骨碌坐起来靠在床头上吸烟。

  燃着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暗,玲子睡在我身边没出声。

  差不多一分多钟过去,她翻了个身面对我,柔软的手掌覆盖在我的胸前:“姓王的这一关我看我是逃不过去了,算了,我就当一回死人让他自己在上面折腾去吧!“红粉帝国这个场子咱们需要待下去,唉……最少,这也是一块儿跳板,以后跳到哪儿,只要说在红粉待过,那就是一块儿招牌。

  ”  我心里涌上来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行,玲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姓王的那个王八蛋碰你!你上次自己不是也说过,上岸不做公关之后,你发过誓,这辈子不让不喜欢的男人睡嘛?”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17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47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79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714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178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1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33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