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八 爪 椅 嘿 咻 片,新手必看

吃过饭出来,苏雪便要求回酒店,原本以为王俊会诸多阻拦,却没有想到王俊直接跟司机说了句送苏小姐回酒店,车子便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口。

  “王总,今天谢谢你,那我就先回去。

  ”王俊点了点头,看着苏雪朝着酒店门口走去。

  感觉到身后王俊的目光,苏雪一直有一种神经紧绷着的感觉,直到她彻底离开了王俊的视线,神色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可就在苏雪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突然从酒店的一侧横穿过来一个身影挡在了苏雪的面前。

  “贱人!”还没有等苏雪反应过来呢,一个耳光便直接落在了苏雪的脸颊上,那剧烈的疼痛刺激着苏雪,让苏雪不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你?”苏雪捂着脸朝着那个女人看了过去,终于在错愕中认出了那个女人。

  可不就是在飞机上跟王俊一起钻进卫生间坐着那种事情的女人吗,而这个女人的身份却是赵小波的女朋友。

  周晓娜原本以为苏雪只是普通的狐狸精,跟之前她偷偷解决过的那些女人一样,虽然有过一面之缘,可因为她向来高傲,看不起没钱没势的人,所以也没有记住苏雪。

  此刻听到苏雪这么说,周晓娜不得不认真的审视着苏雪,这一看,还真有点熟悉,然后便想到了飞机上的一面之缘,脸色顿时就变了。

  “女士,请问我哪里得罪您了吗,您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苏雪不卑不吭,虽然没有气势很足,但那种明明柔弱,眼神中却透着倔强的样子,让周围的人不由得便有了好感。

  周晓娜很讨厌这种自命清高的样子,冲着苏雪大骂:“闭嘴,你这个贱人,之前企图勾引我男朋友没有得逞,现在却想要勾引王总,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呸!说完,还很恶心的朝着苏雪吐了一口。

  只不过,这一口没有吐到苏雪的身上,一个温暖的怀抱突然出现,将苏雪抱着躲了过去,周晓娜的口水便吐到了杨洋的背上。

  “女士,这里是公共场合,就算是你没有素质,请也体会体会大家的感受。

  ”在苏雪错愕的目光中,杨洋气势很足的朝着周晓娜质问着。

  周晓娜的脸色变了,她别看很凶,其实也只是绣花枕头,对付柔柔弱弱的苏雪还好,可对上身高组足有一米八几的杨洋,就显得有点紧张了。

  “你又是谁?这是我跟这个狐狸精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

  ”杨洋高大帅气,身上又有着一股难以隐藏的书卷气,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男神一般的存在,周晓娜精致的妆容都变得扭曲起来,眼底闪过极度的不甘,凭什么所有人都围着苏雪转?一个小三罢了。

  “她是我女朋友,这位女士,请你说话注意点,要不然,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替我女朋友出气。

  ”“杨洋?”在听到杨洋好不犹豫的说出自己是他女朋友的时候,苏雪的眼睛就红了,顿时,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弥漫了出来,感觉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没事,一切有我呢!”杨洋将苏雪紧紧的搂在怀里,抚摸着苏雪那柔顺的秀发,眼底是浓的怎么都化不开的宠溺。

  “她是你女朋友?哈哈,小子,听我一句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她吧,你没有感觉自己的脑门早就绿了吗?”女人夸张的笑了起来,放肆的声音如同尖锐的利刃将她的心割成碎片,疼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你胡说什么,苏雪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杨洋的脸色变了,他之前站在酒店外面将一切都看到了,他看到苏雪低着头不敢对上王俊的目光,也看到了王俊那带着占有欲的眼神,可当苏雪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哈哈,是不是你自己看!”说话间,周晓娜便将自己的手机打开,几张照片便出现在了杨洋的面前,上面有王俊跟苏雪吃饭的画面,还有王俊跟苏雪走在一起,帮苏雪拉椅子的画面,可能因为角度的问题吧,看起来的确很暧昧。

  “杨洋,你听我解释……”苏雪变得紧张起来,就好像偷情的妻子被丈夫发现了似的。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你!”这一刻,杨洋反而释然了,他了解苏雪,苏雪单纯天真,这些肯定是被人陷害的。

  对上杨洋那信任的目光,苏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红着脸点了点头便乖乖的站在了杨洋的身后。

  周晓娜的脸色变了,她没有想到杨洋居然会这么冷静,男人不都是很多疑吗?“说完了吗?说完了就马上滚,这里不欢迎你!”对上杨洋冰冷的目光,周晓娜突然紧张起来了,他能够感觉到杨洋的温柔,可这种温柔都是针对苏雪的,强烈的妒忌让周晓娜的脸都变得扭曲起来了。

  “贱人,你给我等着,奉劝你一句,离王俊远一点,不然我不会让你好看!”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没有热闹看,围观的人也渐渐的散开了。

  “苏雪,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还有,你的手机为什么不开机,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

  ”杨洋迫不及待的诉说着自己的相思,为了查到苏雪的动静,他找人给陈辉打电话,得知了陈辉的行踪,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连夜赶来,果然见到了苏雪。

  “抱歉,让你担心了,不过我去什么地方是我的自由,应该没有必要跟你报备吧!”苏雪推开了杨洋,刚才杨洋不提醒,苏雪差点就忘了,此刻被杨洋提起,苏雪自(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然就想到了杨洋带着刘芸离开的场景,以及杨洋的母亲说的那些话。

  “苏雪,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你不开心了?”杨洋变得紧张起来,下意识的就问道。

  “你做的很好,只不过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杨洋,以后,你过你的阔少爷生活,我们不必联系了。

  ”说完,便推开了杨洋,转身就钻进了电梯……

“嗯,你们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接着转移话题:“继续说薇小姐吧,表面上看,她确实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我觉得她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哦?”沙迪颂显得很有兴趣。

  “我坐过牢,两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为什么?”沙迪颂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两次坐牢的起因简略地告诉了他,反正自己已经被炒鱿鱼了,白薇能不能拿到项目关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对软件行业来说,这个价值超过150万美刀的项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话肯定会很开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会轮得到白薇。

  因为这项目很多人抢,国内就有四个公司在抢,还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来了。

  如果单单靠软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技术层面,白薇肯定抢不过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过阿三,杀价格也不一定杀得过国内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给睡,白薇陪BTT某个大佬或者某几个大佬睡那么几个晚上,就肯定行,因为其他公司都没有白薇这么漂亮的女人。

  但现在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给白薇安排酒会,都被她拒绝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至于我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诉沙迪颂,只是纯属发泄而已,觉得沙迪颂这人还挺不错,自己又闷着一肚子气,有个人听我诉说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说完之后我觉得心情舒服多了。

  静静听我讲完,沙迪颂一脸不可思议,转而又皱眉思考。

  没多久,沙迪颂突然说:“川先生,我觉得你和薇小姐的这两件事,或许真的是误会。

  ”“我知道有误会,但我坐牢是事实,第一次的时候,她没出面给我作证也是事实,不论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见面的时候,她说过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实际上内心已经信了,因为刚进公司见到她时,她的表现不像是装的。

  听到我的话,沙迪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那件事她确实做错了。

  ”说罢,沙迪颂突然拿起酒杯,笑着说:“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我们干一杯吧。

  ”“谢谢夸奖,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颂先生,我很好奇,你们公司的项目,打算给谁做?”喝完酒,我好奇地问道,末了又补充一句:“如果还没确定下来,涉及到商业机密的话,就当我这个问题是在开玩笑吧。

  ”“哈哈,你确实是个很坦诚的人。

  ”沙迪颂笑了笑道:“确实没定下来,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没什么,其实我们公司的高层更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们的技术更值得信赖。

  ”听到他的话,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又下意识地说:“但我认为你们不应该只考虑技术可靠性,还应该看重别的一些东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术更重要。

  ”“哦?川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颂再次显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会让我不爽,但便宜美国佬或阿三的话我也同样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沙迪颂先生,如果技术差距不大的话,我觉得你们应该更看重软件系统的维护和更新,任何软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业的系统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击,这就需要有专人24小时随时待命应付突发状况,毕竟一家企业的办公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的话,往往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这是维护,至于更新……OA系统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企业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统,也会存在不够合理或者复杂繁琐的地方,这就需要优化,需要不断改善,而企业的管理都是会变的,会进步的,系统也必须要跟着改变才能更好地服务企业。

  “我说这些,其实是想告诉沙迪颂先生,大家现在都用JAVA2开发软件,技术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细节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务方面……美国人恪守严格的工作时间,他们很少加班,他们的恪守工作流程,规则僵化……但我们中国人不一样,只要领导下令,那些工程师就是几天几夜不睡觉也得埋头苦干。

  “单是软件的定制开发周期,中国人的耗时肯定会比美国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维护环节,中国人的勤劳就更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到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来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颂则一言不发静静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为薇小姐争取这个项目,只是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颂先生不必在意,更何况我们中国还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争。

  ”我又补充了一句。

  沙迪颂回过神来,感激地朝我合十双手:“谢谢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见解,我们之前也考虑过这方面问题,但没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彻。

  ”我是真的讨厌了泰国的礼仪,又不能不还礼,否则会显得不尊重对方。

  拜佛一样回过礼,我继续喝酒,沙迪颂则就刚才说的那些主动问我各种问题。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08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43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8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479.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99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02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44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