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偽娘 自慰,新手必看

“我忘了拿衣服,就在我床上,黑色的那套,去帮我拿过来。

  ”苏颖的声音大了许多,乔宏这次听清楚了。

  “知道啦!”乔宏把手机放在茶几上,下了沙发,穿上拖鞋向苏颖的卧室走去。

  进了房间,迎面就是一阵混合了女性体味的暗香,这味道乔宏很熟悉,是苏颖身上的味道,不仅好闻,还让人蠢蠢欲动。

  忍不住深吸了两口气,乔宏看到了床上放着的一条黑色蕾丝裤子。

  他抓在手里看了看,是镂空设计的……这时,乔宏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苏颖那张精致绝伦、完美无瑕的瓜子脸,以及婀娜多姿的魔鬼身材。

  苏颖是华东医学院的平民校花,毕业前后,追求她的成功人士和二代,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最终却被陈鹏追到了手。

  陈鹏是乔宏的远房表哥,是一家大型医药公司的高管。

  他受公司委派,上周出国学习了,要一年之后才回来。

  乔宏也是华东医学院的学生,比苏颖晚三届,刚完成了毕业实习,在一家三乙综合医院上班,暂时没找着合适的房子,陈鹏就让他先搬过来住,不给房租,每个月交300块生活费。

  这裤子,真特么的香啊!乔宏闻了闻,虽然洗过了,却仍然有股淡淡的玫瑰熏香。

  熏香扑鼻而入,他咽了口唾沫,立即起了反应。

  很明显,乔宏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正常情况下,陈鹏绝逼不会引狼入室,苏颖也不会让一个没有直接血缘关系的男人住进她家里。

  那是因为一次美丽的误会:陈鹏出国之前,办了一个狂欢派对,乔宏也参加了。

  当时苏颖的闺蜜喝大了调戏乔宏,搂着他又亲又摸,甚至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可乔宏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是他不喜欢美女,而是那天下午刚给一个胖大婶看完宫颈糜烂,被恶心到了,还没缓过劲儿。

  所以,他不但没反应,反而推开了苏颖的美女闺蜜。

  苏颖和陈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加上乔宏一直没女票,他们便主观地认为乔宏是个基,只是怕他尴尬,心照不宣的没捅破。

  既然乔宏不喜欢女人,陈鹏当然就放心大胆的让他陪伴苏颖了。

  而且乔宏搬进来住,显然还有监视苏颖的意思。

  苏颖太漂亮了,不管是公司的同事,或是外面的大腕,想泡苏颖的人太多了,没可靠的人看着她,陈鹏当然不放心出国。

  乔宏正想着陈鹏的叮嘱,那边响起了苏颖催促的声音。

  “二娃,你是拿还是买啊?要这样久!”在苏颖心里,乔宏和女人差不多,所以诸如拿衣物,或是洗裤子这样的事儿,压根不需要忌讳,随时吩咐乔宏包圆。

  “嫂子,别急啊!马上就来喽!”乔宏急忙抓着贴身裤子离开了房间。

  “嫂子……”到了卫生间门口,乔宏敲了敲门,里面响起苏颖温婉的声音:“门没关,拿进来吧!”呃!乔宏一下就懵比了。

  乔宏知道表哥两口子误会他不喜欢女的,可男女始终有别,要是让陈鹏知道自己把他老婆看光光了,估计得拿菜刀砍他,甚至直接废了他。

  咕噜!乔宏咽了口唾沫,心想:这可是嫂子叫我进去,不是我主动的。

  他伸手按在门上,然后的慢慢推开。

  门敞开之后,他的眼睛一下就直了。

  打开门,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气,混合着女人体香,扑面而来,让乔宏一下就兴奋了。

  这时卫生间漂浮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朦朦胧胧的一片迷离,但这更增加了视角的冲击力。

  苏颖躬着身子,背对门口,正在洗头。

  身上穿着玫瑰红色的背带睡裙,本来就有点短,躬身之后,裙摆滑开了,臀部若现若现。

  咕噜!乔宏咽了口唾沫,正想看清楚些,苏颖突然扭头向门口望来。

  乔宏一惊,急忙转过身子,把裤子挂在墙钩上。

  “嫂子,给挂墙上了,我先出去了哦!”“二娃,你这话真有意思啊!你不出去,难道留下来帮我洗头啊?”苏颖扑哧笑了,扭过头接着洗。

  “要是嫂子有需要,我当然愿意帮忙。

  ”乔宏见苏颖扭了过去,胆儿一肥,躬着身子,歪头向裙摆边缘望去。

  苏颖头上全是泡沫,正在搓头,只是微微躬着身子。

  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大腿,看不到别的风景了。

  “一边去!”苏颖扭过头,轻轻啐了一口。

  “嫂子,我走喽!有事儿,你随时叫我。

  ”乔宏倒退着出了卫生间,轻轻带上房门,却留了一条缝隙。

  他加重步子,假装离开,然后又放轻步子折了回来,将门推开了一点,从门缝之间探进脑袋,瞪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儿。

  可惜的是,苏颖躬身的幅度不大,只能看到大腿,再也看不到其它的美景了。

  连续刺激,乔宏感觉身体彻底嗨皮了,担心自己犯错,匆忙离开,回房去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反锁,靠在门上。

  他大大的喘了口气,抓着沙滩裤拉了下去。

  乔宏正在思索,是不是放松一下,客厅里突然响起了苏颖的声音。

  “二娃,你猫在房里干嘛,不洗澡啊?”“嫂子,你洗完啦?”乔宏装模作样的问。

  “要不是洗头,我早就出来了。

  你快去洗吧!”苏颖甩了甩满是水滴的长发。

  这一甩头,没有约束的酥胸,跟着身体的动作起伏不定。

  一般情况下,苏颖晚上洗澡之后都不穿里衣,除非要出去散步。

  乔宏正好进了客厅,一眼就看见了。

  睡裙很薄,粘在身上,轮廓清晰可见。

  咕噜!乔宏咽着口水,直勾勾的盯着……“臭二娃,你看什么?”苏颖双颊泛红,羞涩的啐了口。

  “嫂子,你的……身材真迷人。

  ”乔宏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

  他本想说,嫂子,你的真大。

  又怕苏颖生气,只能临时改口。

  “油嘴滑舌的,那天晚上,你怎么……哼!”苏颖冷冷哼了声。

  那天晚上在KTV包房,她亲眼看见自己的闺蜜坐在乔宏腿上,又亲又摸,最后把他的皮带都解开了,乔宏却一把推开了怀里的美女……“我……”乔宏尴尬了,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保持沉默,匆忙向卫生间走去。

  “二娃,等会儿要是有时间,把我的衣服洗了。

  ”苏颖对着他的背影叮嘱了句。

  “知道啦!”乔宏进了卫生间。

  之前苏颖在卫生间,没敢多看。

  这会儿苏颖不在了,他放心大胆的欣赏。

  看着挂在墙上的贴身衣物,乔宏悄悄咽了口唾沫。

  这味道,对男人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乔宏取下裤子,贪婪的嗅了起来。

  这下,乔宏更加兴奋了。

  他心里一动,拉开裤子,开始自力更生……乔宏太兴奋了,不但忘了关门,也忘了外面还有苏颖。

  可偏偏在他最激动的时候,苏颖过来了。

  听到里面有奇怪的声音,反而没水声,门又半掩着,苏颖没敲门,轻轻的推开,好奇的望了过去。

  看清里面的情况,苏颖的眼睛一下就瞪得溜圆。

  她急忙缩回头,靠在墙上,闭上双眼,不断喘气。

  刚闭上眼睛,眼前立即浮现出乔宏那强壮的身体……天呐!比陈鹏强壮那么多。

  苏颖咽了口唾沫,小手从睡裙领口钻了进去。

  她张开了腿,纤手沿着小腹……嗯?小手滑下去之后,感受着自己的反应。

  苏颖吓了一跳。

  怎会这样?和陈鹏亲热的时候,虽然也很快就会有反应。

  但这会儿只是蹭几了下,反应就这么大。

  难道是?苏颖吐了口热气,缓缓闭上双眼,那野蛮又浮现了。

  她终于明白了,和自己的动作无关,是那东西惹的祸(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仅仅是因为二娃比老公的强,我就……回想和陈鹏发生关系之后的生活。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比一个男人,娶了一个不太丰满的女人,每次都没什么感觉,宛如鸡肋,突然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当然就想……我怎会有这样可耻的想法?苏颖被这荒唐想法吓了跳。

  她只顾着思索自己的奇葩想法,反而忘了一件事。

  乔宏要真是不喜欢女人,又怎会用她的衣物嗨皮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36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6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2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95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54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41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71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6032.html